《爱情神话》老白原型:正在山东闭关写作和下田耕地

最近,8.3高分电影《爱情神话》正在热映,电影以女性视角打造出别样的“上海老友记”故事。随着电影热度攀升,取景地安福路、武康路、五原路一带成为网红打卡点,徐峥饰演的老白原型、画家白红卫也大受关注。

今天,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对白红卫进行专访,他笑说,已三刷《爱情神话》,如今正在山东乡下耕地,曾跟朋友承诺“一张票根可以换两根我山东老家的玉米”,结果一下子收到四五百张票根,在山东闭关写作的他开始愁怎么兑现玉米呢。

电影《爱情神话》中,上海男人老白(徐峥 饰)自称杂家,专门教成年人画画。老白的好友老乌(周野芒饰)谈吐风趣,一生追逐浪漫。带着女儿过单身生活的李小姐(马伊琍 饰)、老白的前妻蓓蓓(吴越 饰)、有钱有闲而丈夫失踪的格洛瑞亚(倪虹洁 饰),三个女人因老白而产生交集。几顿饭局,让老白家的客厅成为众人的聚会点,三女两男凭借智慧幽默过招,描摹出多样的市井烟火气。

有观众评论表示,“影片刻画的上海生活让人心生向往”,“呈现了市井琐碎和时髦浪漫两种气质交融的上海生活,营造出一个让人着迷的’魔都’,上海人骨子里的时髦和精致也体现在诸多细节中。”

记者了解到,《爱情神话》的取景地是“衡山路-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区”核心区域,也是遍布网红店的时尚街区,但电影并没有把这条街拍得高大上,而是非常生活接地气。

该片的编剧、导演邵艺辉是90后山西女孩,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搬到上海淮海中路附近生活,平时喜欢逛逛菜市场、街边散步。对上海生活的感悟给了她创作灵感,身边一些年长的上海朋友给了她很多帮助,也成为她小说、剧本里的人物原型,包括老白的原型白红卫。

白红卫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,他和邵艺辉结识在上海周边的同里小镇,当时他们共同的朋友办了一场60后画家与90后作家的对谈。活动中,两人谈得投机,由此成为忘年交。

《爱情神话》里有不少白红卫及朋友们生活的影子,56岁的白红卫在2岁时跟父母到上海定居至今,他的家在安福路上海话剧中心楼上,巧的是,这里是徐峥的单位,离邵艺辉租住的地方也不远。

现实中,会生活、懂生活、穿搭时髦的白红卫常常被一些街拍摄影师抓拍,发到社交平台上,常有朋友截图说又在某个街拍里看到他了。白红卫曾是上海电视台的舞美设计,有一双混血儿女,日常画画和写作,在工作室教小朋友画画,还会在紧邻淮海中路的洋房里做做私房菜,厨艺很精湛,并且自学了两三年非洲鼓,常在工作室露台上打鼓,一打就是六七个小时。

电影中,混血孩子的元素用到了片中李小姐身上,李小姐带着混血女儿玛雅生活;住在亭子间的意大利房客,其原型是白红卫朋友的孩子,他喜欢化妆的爱好被移植到电影里老白的儿子白鸽身上;老白的住宅是按照白红卫工作室格局设计的,但拍摄时装修风格已经变化,剧组就在五原路上租了一处格局相似的地方;老白在自家院子里教格洛瑞亚这些成年人画画;老白最后的画展叫“白辛苦不辛苦”,白红卫的个人公众号就叫“白辛苦”,不少朋友日常就喊他“白辛苦”。

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,比如,电影中马伊琍等三个女性角色是虚构的。白红卫的画和片中老白的画风不同,“我的画是大尺寸,一米、一米五左右那种。片中老白的画是我另一个朋友的作品,那位朋友喜欢用手机创作,所以比较方便剧组取用”。白红卫喜欢画花鸟,也画蟋蟀等。他说,男孩小时候一般都斗过蟋蟀,他画的蟋蟀很写实,像照片一样,是一种情怀。

现实生活中,白红卫很早就在北京798办过个人画展,而且今年1月8日他的另一个个人画展将在上海延安东路外滩一栋沿街老房里举办。

而他的厨艺又为他的“上海爷叔”标签增色很多。2020年疫情期间,新华社还就“烟火气生活”类话题采访过白红卫,当时他在家做了红烧肉、响油鳝丝、葱油海蜇、手撕鸡、油泼馄饨等菜肴,“因为画画的缘故,在我心里,烧菜和画画一样,从备菜、制作到摆盘是一种创作过程,我追求一种极致。”

他的画室设在老洋房里,像一个会客厅,朋友们常来品尝他的手艺,感受上海的夜晚,聊彼此的生活,“《爱情神话》开拍前,徐峥和邵艺辉导演他们一行人来我这里吃饭。因为徐峥说要见见我这个原型在现实生活是什么样子。我就亲自下厨招待他们了”。

一开始,导演邵艺辉曾提议让白红卫本色出演《爱情神话》里的“男一号”老白,白红卫半开玩笑地劝她,“我不是明星,你是个新人,我们合作不就砸了。”后来,邵艺辉带着剧本参加了2020年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电影计划,一举斩获“捕影传奇大奖”。《爱情神话》也凭借对上海市井生活的绝佳洞察和颇具生命力的文本,成为FIRST创投体系中孵化速度最快、卡司配置最高、类型元素最商业的作品。

不过,白红卫还是在电影里客串了角色,字幕中出现的“大佬甲 爷叔甲”就是他,片中,他是在菜场跟徐峥打过照面,在咖啡馆门口问徐峥“啥时候养的小孩”的普通上海爷叔。

记者看到,白红卫在朋友圈调侃说:“电影里这么多大叔,我骄傲地说,我是大叔甲,甲是什么意思,就是大叔里的男一号。”

说到拍电影,白红卫表示很辛苦,他这个客串角色就一句台词,跟了剧组一天,拍了七八条才过。《爱情神话》的取景地就在他家附近,他经常骑自行车路过,就会去看看,“毕竟我也是电视台舞美设计出来的,所以也有一些感觉,深度感受一下电影拍摄,说不定自己以后也有机会导作品呢。”

画画、做菜、玩音乐之外,白红卫目前最想做的是写作,有朋友点赞他“会做饭的画家绝对是一个好作家”。他告诉记者,《爱情神线月就回山东老家闭关写作了。

两年前,他就在“白辛苦”公众号上更新自己的系列小说《光华里故事》《顶级作家》,都是沪语写作,还出过10万+的爆款,“但我还没有真正落到桌面上的实体书,我是一个喜欢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,所以下定决心,放下上海的一切,回山东,埋头写”,近期准备以中篇小说的形式出版。

现在沪语电影《爱情神话》成为电影市场“黑马”,收获高口碑和高度关注,沪语作品必定有一波热度。不过白红卫表示,在《顶级作家》这样的上海市井生活题材之外,他还打算创作乡土题材的小说,写老家“于家庄”的故事,“既然是现实主义题材,我就需要切实的农村生活,要多跟农民交流,挖故事。不在农村生活,光坐在上海是想象不出来的”。

为了兑现玉米承诺,也为了了解真正的农村,近期白红卫在朋友圈晒的最多的是下田地干活的动态。这很难跟《爱情神话》中每天喝咖啡、烧一手上海菜的精致“上海爷叔”挂钩,但白红卫告诉记者,其实这不矛盾,他一直是特立独行的人,“我通过做饭、画画、打鼓这些,输出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,通过这些来说明我无论做什么,都要做到最好的一种状态。”

Leave A Comment